18 2017/08

法大律師事務所成立“政府法律事務服務中心”有感

2015年至今,遼寧法大律師事務所憑借自身綜合實力及行業競爭力,成為若干政府及政府部門法律服務定點采購中標機構之一,在開拓政府法律服務業務領域的同時,也為全體法大人帶來了新的研究課題,即現階段與以往政府法律服務的碰撞與磨合中,有哪些值得借鑒的成熟經驗,又有哪些新的沖擊和挑戰?面對行政命令色彩濃郁的行政決策,如何與政府客戶共同轉變思維模式,使其在法律規則的框架下依法執政,防范和化解行政法律風險?
借遼寧法大律師事務所“政府法律事務服務中心”成立契機,將筆者為政府提供法律服務過程中獲得的一點經驗和體會分享如下:
一、如何尋找服務契機
答案是:關注各級政府中心工作,通過研讀各級政府工作報告,了解政府工作內容,尋找律師服務契機,把握政府法律服務趨勢方向。
如何精確把脈所服務政府未來工作重點,相信從事該業務領域的律師都有自己的一套“獨門秘籍”,例如,每年“兩會”的重要內容之一,是時任國務院總理就國家上一年度政府工作進行回顧,對當年度政府工作進行總體部署,同時提出具體工作要求,而研讀國務院及地方各級人民政府政府工作報告對為政府提供法律服務的律師具有顯著指導意義。
二、如何轉變服務方式
答案是:變傳統的被動等待式為主動提供式,以最直觀的方式告訴政府客戶“作為您的律師,我可以為您做什么”。
1.轉變服務角色
政府法律服務律師思維模式的轉變應當以自身角色定位的轉變為前提。而如何保證政府行政行為既實現政府意志,又符合廣大人民群眾的生產生活需要,既具備充分的實體法依據,又符合法律對于該行政行為作出的程序性規定,這就需要政府法律服務律師事后介入“消防員”角色向事前介入“指南針”角色的轉變。
2.拓展服務內容和范圍
伴隨著各級政府對于律師法律服務重視程度的提高,律師在政府法律服務中的角色也隨之發生轉變,主要表現為,一是對于擬在本地區頒布施行的地方性法規提出修改意見和建議;二是對于政府擬作出的重大行政決策,出席聽證會并在會后聽取律師意見;三是參與政府擬實施的由政府投資的重大建設項目全程并隨時提出法律意見等。
3.創新服務方式
以“政策解讀”法律服務為例,如何破解政策落實“最后一公里”難題,政策解讀是有效途徑之一,而相比政策專業人士(各級政府在職工作人員)和學術領域專家(相應領域學者),由律師對政府政策提供解讀服務具有更加明顯的優勢,一方面有效幫助人民群眾正確理解政策的出臺原因及背景,另一方面通過政策落實實現既體現政府意志,又惠及民生福祉,同時提高政府公信力的最終目標。
三、如何制定服務方案
答案是:構建律師“項目思維”,將法律服務滲透到具體項目的整個過程,嚴密防范各類法律風險
1.梳理權力清單,理清職責劃分
目前,政府法律服務對象不僅包括政府法制辦及各職能部門,還包括區政府控股公司,因此,政府法律服務律師將不可避免地遇到多職能部門權責交叉的情況。因此,精確掌握各職能部門權責范圍,對于及時發現政府行政行為中的無權及越權行為并作出風險提示具有極強的現實意義。
2.構建“項目思維”,突破傳統角色
“項目思維”在實務操作中的運用主要體現為政府項目實施方案的制定。一份完整的政府項目實施方案包括實體方案、程序方案、方案依據的全部法律文件或條款以及與方案實施有關的全套法律文書模板。此外,還應當針對方案制作詳細的風險評估報告,充分提示方案實施過程中可能面臨的法律風險及解決對策。
四、如何提高服務質量
答案是:在擴充政府法律服務相關業務知識儲備的同時,充分發揮政府法律服務團隊專業優勢,以規范標準、精準專業、細致嚴謹的服務態度體現政府法律服務專業化
為進一步提升本所政府法律服務核心力,遼寧法大律師事務所“政府法律事務服務中心”日前正式宣告成立,并由本所高級合伙人擔任服務中心負責人,成員中多人常年擔任市、區級政府及政府部門常年法律顧問。自此,本所完成政府法律服務律師單體化服務到團隊化服務,部分律師點對點服務到團隊律師點、線、面系統化服務的整體轉型。同時,與服務中心運行相配套的工作規范和業務操作指引也自中心成立之日起實施,進而從制度上規范中心服務方式,從體系上規范中心服務流程,從質量上提升中心服務標準,從效果上樹立中心服務形象,規范服務中心運行,提高政府法律服務質量和效率。
伴隨著《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的修改,法律對于政府依法行政規定了更為嚴格的標準和尺度,同時也為從事政府法律服務的律師開辟了更為廣闊的執業領域,法大所“政府法律事務服務中心”將以牢固扎實的知識儲備作為政府法律服務的依據;以明確具體的服務方案作為政府法律服務的依托;以嚴謹細致的程序規定作為政府法律服務的標準,最終全面實現本所政府法律服務管理規范系統化、操作模式標準化、行業形象品牌化的多贏目標。
作者 孫璐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