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2017/08

法路漫漫,上下求索

      2016年6月,拿著已經泛黃的律師資格證,我跨入法大律師事務所的大門,結束了24年的檢察工作生涯,成為一名實習律師。

 二十多年的光陰真的不短,很多東西,已經成了習慣,有了依賴,一切都在既定的路線上滑行,走不掉,掙不脫,心不舍,從這個港口出發,也終將在這個港灣靠岸。“改變”,似乎已經不屬于我這個年齡的人。

      可是,怎么就變了呢? 何時起的變化,又為了什么呢?

      很多關心我的朋友這樣問我,我也在反復問著自己。

      是因為厭倦原來的工作?二十多年來,從批捕、公訴、偵查、民行到綜合,每一項工作中都流下了辛勤的汗水,從書記員、助檢員、檢察員到副檢察長,每一個腳步中都踏出了生活的力量。也許不再有初次出庭的興奮和忐忑,不再有突破案件的的狂喜和自得,卻多了幾分理性、淡定和從容。分別時才發現,檢察生涯已是我人生最大的底色,沁入髓骨,融入血液!

      是為了擺脫生活的窘迫?出生于七十年代初,起身于寒微之家,感受過物資的匱乏,體會過父母的艱辛。二十多年來,進城、娶妻、生子,維持著家庭和父母、兄弟們的平淡生活,雖不富裕,卻足以安身。可是人到中年,壓力劇增,生老病死諸般煩惱,讓我時刻體會到經濟的壓力,生活的窘迫。也許,這是變化的一個原因吧。

      是尋求改變生活的方式?從大學畢業進入檢察機關那天起,就開始了早八晚五的生活節奏,看不完的卷,辦不完的案,每每在夢里,也是常因遇到疑難問題而煩惱、常因發現工作疏漏而驚醒。雖然羨慕觀花開花落、賞云卷云舒的優雅,期待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閑適,可是無法改變的仍是周末在辦公室加班、學習、讀報、上網的習慣。換一種方式生活,也許是心中一念,卻還不足以把我牽出原有的軌道。

      那么,還有什么影響甚至決定了我的改變呢?

      想起高考報志愿的時候,之選擇法律專業,既有時代造就的理想主義情懷,糾結于權大還是法大,更隱含著對大蓋帽的羨慕、對權力的崇拜,身著制服而心中暗喜。法律在心中是改變命運、實現理想的敲門磚。

      想起開始工作的前幾年,熟讀法律條文,專研工作實務,庭下精心準備,庭上慷慨激昂,看到被告人被繩之以法,看到被害人家屬滿含熱淚,心中自豪感油然而生。法律在心中是報效國家、追求正義的武器。

      想起隨著年齡的增長,對法律和社會有了進一步的觀察,少了幾分燥熱,多了幾許思索,更理解法律不僅僅是懲治和報復,社會更需要的是和諧與修復,“聽訟期無訟,明刑復恤刑”。法律在心中是定紛止爭、萬眾和睦的理想。

      想起過了不惑之年,有了生活的閱歷和人生的體驗,突然讀到王國維先生 “偶開天眼覷紅塵,可憐身是眼中人” 詩句時的震撼和頓悟。幾何時,眼中看到的都是罪犯、當事人,都是審視審查的對象,卻忽視了他們和我們一樣,都是眾生一員,他們迷失道路,他們遭受困擾,他們罹患重癥,需要法律為他們指路,為他們療傷,賦予他們尊嚴,保障他們權利。法律在心中是悲憫眾生、指引人生的信仰。

      來到律所事務所雖然只有三個多月,但我已經深切的感悟到:獨立和自由是法律人的執業根基。律師職業給每一名優秀律師提供了一定經濟保障的同時,也賦予了其獨立的經濟地位,律師可以接受辦理某項業務,也可以拒絕某位客戶的委托;律師職業賦予每一名律師自由選擇的權利,使律師可以選擇遵照法律和良知行事,可以選擇抵御誘惑、排除干擾。

      “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從檢察官到律師,身份雖然轉變了,但追求公平正義的心永恒不變!法大律師事務所的所訓反映的正是我內心的聲音:“法大者,法理情懷,大天地人;敬畏頭頂星空,尊崇心中道德,秉承自由信念,擔當職業使命;捍衛真理,維權護法,抑惡揚善,匡正天下”。

 

      本文作者|王樞,系法大律師事務所刑事業務總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