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2017/09

終于等到你:(非)訴訟可視化

在“可視化”這一表現形式已經成為媒體宣傳、廣告營銷、軟件開發等領域主角的今天,“(非)訴訟可視化”作為法律專業領域中并不完全嶄新的概念,已經被廣泛運用于北京、上海、廣州、深圳等一線城市訴訟庭審程序及非訴訟業務商務談判中,(非)訴訟圖表化——這一(非)訴訟可視化的具體應用,已經成為這些一線城市(非)訴訟律師的標配技能。

(非)訴訟可視化,顧名思義,是將客戶提供的基礎信息少、原始信息多的文字材料,按照時間、主體、事件等要素進行歸類、篩選和整合,借助VISIO(Mac系統Omnigraffle,下稱VISIO)、PPT、思維導圖(XMIND、MINDJET、MINDMANGER,下稱XMIND)、EXCEL等軟件工具,以圖形、幻燈片、表格等非單純文字敘述形式,最終直觀、生動地將文字資料核心內容在庭審程序或者商務談判中予以呈現的過程。

作為一名律師,我們工作所要達到的主要目的,就是在(非)訴訟案件中滿足己方客戶和法官的需求。其中,在非訴訟案件中,當客戶要求律師介入時,其與對方的糾紛或許只是“初露端倪”,或許已經“兵戎相見”,但無論雙方的關系已經漸生嫌隙還是勢如水火,此時客戶所急需的只是律師給出一個“How”,即該怎么做才能解決糾紛、該怎么做才能將損失降到最低、該怎么做才能將己方利益最大化……而在訴訟案件中,法官的需求則相對復雜,TA想要知道“5H1W”,即Who(主體)、When(糾紛發生的時間)、Where(在哪一種類型的案由之下)、How(糾紛是怎么發生的)、What(爭議雙方各自主張)以及Which(爭議雙方各自從哪些角度反駁對方的主張)。

結合目前各級人民法院案件多、程序嚴、審限緊的工作實際,絕大多數承辦法官對像各方代理律師一般,將爭議的“前世今生”爛熟于心,或者哪怕僅僅是了然于胸,暫時還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此時,法官更希望做一名傾聽者或者旁觀者,由各方當事人及其代理律師,以一種適當的方式,在最短時間內還原案件事實、厘清爭議核心、提出己方觀點、反駁對方主張。

那么問題來了,這種“適當的”方式是什么。僅僅是遵循傳統套路,借助WORD、EXCEL做出的庭前全面具體的羅列+庭上照本宣科的誦讀+庭后連篇累牘的闡述?我想答案在判決送達,結果與付出不成正比甚至成反比的那一刻就會揭曉。這時,我們就會捫心自問,問題到底出在了哪里?不是對法理要義的鉆研不深、不是對法律規定的適用不當、不是對案件事實的了解不全、更不是對訴訟程序的遵守不嚴,那么為什么法官仍舊不采納我們的觀點?其答案是不言而喻的——我們沒有找到“適當的”方式表達觀點,或者即便方式正確,卻不合案件承辦法官的“口味”。

或許許多同事都有過這樣的體驗,當我們新接手一宗訴訟案件,收到傳票時開庭日期已經迫在眉睫,而客戶提交的證據資料要么“排山倒海”般地瞬間在我們面前堆積如山,要么在我們再三催促之下才“姍姍來遲”時,我們不僅要嚴格遵守舉證期限的規定,按時提交能夠支持己方觀點的證據材料,還要在最短的時間內全面掌握案件事實,厘清庭審思路,推演庭審進程,起草答辯意見。在這個過程中,隨著我們案件事實了解的不斷深入,停留在我們腦海中的信息量也在同步擴大,隨著新信息的補充,舊的信息部分會被淡忘甚至完全遺忘,尤其對于在一段時間內同時承辦數宗類似案件的同事來說,極個別的情況下還會出現“張冠李戴”的情況。而當我們意識到對與案件有關的某個事實記憶不清時,即便只是一個很細微的信息,我們也會秉承對客戶負責、對案件全面細致精準掌握的原則,再次部分乃至全部重新閱卷,伴隨著這一做法而來的,是工作量的增加、工作效率的下降和工作進程的拖沓。尤其諸如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金融借款合同糾紛、融資租賃合同糾紛、知識產權合同糾紛等標的額巨大的案件,糾紛的產生有時是由一段較長時間的不守約操作演變而成,客戶為最大限度挽回損失,有時會將其所能夠搜集到的全部文件資料一并交給承辦律師,而這些文件資料并非每一份都能夠作為支持己方觀點的直接證據和間接證據,其中有時還夾雜了一些與案件事實無關,甚至是對支持己方觀點起相反作用的證據,此時如果不做歸納、篩選和梳理,放任冗余信息妨礙我們尋找案件關鍵點,分散我們的注意力,甚至將我們的思路引入“歧途”。

以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為例,案涉工程施工具有施工周期長、施工節點多、標的金額高、矛盾關系雜等特點,此類合同糾紛一旦涉訴,不僅要求承辦律師對該該領域專業性問題的高標準把握,還要求在最短的時間內、最多的資料中,以最高的效率找出施工各方糾紛爭議焦點及產生爭議的原因,以確定解決爭議的方案。此時,通過借助VISIO基本操作技巧,以案件事實演變的時間或者施工期間發生的具有代表性的事件為主軸,運用不同顏色、不同線條、不同圖形對施工各方的合同關系進行區分,再對全部案情事實進行“加、減、乘、除”:“加”,即將通過閱讀案件材料了解到的與案情關系緊密的事實,全部分散地羅列到圖表中(記住,是分散地,否則將影響我們的整體思路);“減”,即從雙方爭議焦點出發,刪減與之無關的冗余事實信息;“乘”,即抓住主要事實中的細節信息尋找案件的關鍵突破點;“除”,即以案件的關鍵突破點為基礎,整體構建案件訴訟方案框架,最后確定某一主體或某一關鍵詞,將不同圖表進行捏合,最終將案件事實完整清晰呈現。

相比于VISIO更適合在訴訟案件中被用于向法官簡明扼要地陳述爭議糾紛的來龍去脈,XMIND則更適合在非訴訟案件中一展身手。

從事法律顧問服務的同事們都知道,隨著我們所服務的客戶級別的提高,客戶對律師所出具的法律意見涵蓋內容的廣度要求也逐步擴大,已經不僅僅局限于某件事能不能做和怎么做,還包括在法律所允許的范圍內對具體操作制定多套方案,并對各套方案的潛在法律風險、操作難易度等做出具體分析。這就要求我們在了解基本事實的基礎上,從多個角度,沿著多條不同的思路為客戶制定符合其要求的解決方案。在這個過程中,大家因為習慣的不同可能會選擇不同的工作方式,有的是坐在電腦前冥思苦想,有的是換個環境活躍思維,但不管是以哪種方式,我們都需要在第一時間將自己的“靈感”記錄下來,XMIND就是這樣一款軟件工具,雖然它現在暫時不能在手機上使用,但是相比于書寫,卻已經能夠通過輕點鼠標和極少數的文字輸入就可以將點連成線,多點多線,最終線連成面,解決方案頃刻呈現!

許多人認為,將解決方案通過鼠標輕輕一點“發送”就大功告成了,其實不然,雖然目前各行業從業者的法律意識都在不斷增強,但他們并非對我們在法律意見書中羅列的各種法律術語都輕車熟路,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就需要通過一種非文字但卻不妨礙清晰表達的方式,讓我們的客戶了解法律意見書中各套方案做出的依據,并將這些依據“移植”進客戶的大腦,引導客戶跟隨我們的思路,最終接受我們提交的方案。不過我要提醒大家的是,在我們引導客戶的過程中還有一個技術性問題需要特別注意,就是如何時刻保持思路的清晰。設想如果我們在向客戶做闡述的時候,客戶的手機突然響了,或者會議現場突然進來了一位遲到者,那么這個時候,這一個小小的插曲輕則使我們對客戶之前的引導付之東流,重則將我們自己原本流暢的思路打斷甚至完全打亂,其后果可想而知。可如果我們借助XMIND,在闡述之初就將出具法律意見書時的全套思路拋出,那么我想無論會議現場發生怎樣的突發狀況,我們都能在最短的時間內,以最少的語言引導使客戶的思路重新跟上我們的表達,最終同樣達到接受我們觀點的目的。

在我們已經習慣以WORD或者WPS替代手寫,以EXCEL來省去WORD中的“表格”工具的繁瑣操作時,VISIO和XMIND已經悄悄來到我們身邊,為突破(非)訴訟案件傳統辦案模式創造了可能,為提高(非)訴訟案件辦案效率提供了機會。接下來就是如何結合日常工作將VISIO和XMIND的功能發揮到極致,為了做到這一點,我已經在路上,你呢?